<rp id="lto44"><acronym id="lto44"><input id="lto44"></input></acronym></rp>

    1. <th id="lto44"><pre id="lto44"><rt id="lto44"></rt></pre></th>

          <dd id="lto44"><pre id="lto44"></pre></dd>

          <tbody id="lto44"><pre id="lto44"></pre></tbody>
        1. <button id="lto44"><acronym id="lto44"></acronym></button>
          <th id="lto44"></th>

          <dd id="lto44"><track id="lto44"></track></dd>
          <tbody id="lto44"><noscript id="lto44"></noscript></tbody>
              <rp id="lto44"></rp>

              員工風采

              榆林合力天芪生物公司:千里踐初心的陳燕福

              作者: 張瑜霞     時間: 2021-01-11     點擊: 查詢中    分享到:

              陜北子洲,黃土高原上的一個物產貧乏溝壑縱橫的貧困縣;福建安溪,東南沿海盛產鐵觀音的國家級園林縣城,兩個看似天差地別的區域卻有一個年輕后生跨過山水將之聯系在了一起。經常有人問起:燕福,你從青山綠水的好地方不遠萬里來到這里跟黃土打交道,到底圖什么?他有時笑而不答,有時輕輕說一句:我就是干這個的,發展鄉村農業就是我的初心。


              陳燕福,天芪生物公司的一名質檢人員,農學大田方向的碩士研究生,從學習農業方向的那一刻起,他就堅定了要扎根農村,用心研究農學、腳踏實地做農業、促進鄉村農業發展的理想信念。

              乍一看,他已經和陜北小伙子沒什么差別,壯實的身體,粗黑的眉毛,只有在聊天時才能發現不是本地人。吃了好久陜北白面饃饃,他依然帶著那種獨有的南方口音,“H”“F”不分,同事經常開玩笑說他來自胡建,他也從不會因此而惱,反而一本正經地向大家介紹他的家鄉,家鄉的山水、家鄉的茶園、家鄉的文化。說著說著,自然有思鄉之情泛起,沒人知道這種思念有多強烈,只知道,從未見他退縮。 

              踏出風和日麗不結冰的福建,來到時不時-20℃的陜北已經不易。10月至11月,到了每年黃芪收購的黃金季節,陳燕福又踏出了質檢室,每日在寒風中早出晚歸,開著一輛小貨車,到山里的農戶家挨家挨戶收購鮮黃芪。

              芪農們也知道,眼前這個腔調有些奇怪的小伙子是遠方來的客人,更多了三分熱情。2020年的收購很順利,陳燕福不停地幫農民搬運黃芪,細細算賬,看著芪農們的笑容自己也總忍不住露出微笑。他總說,扶貧好,農學也好,能通過發展當地特色產業,帶動農民創收致富,好上加好。

              翻山越嶺的收購黃芪之路讓陳燕福了解了陜北人民生活的地域環境,有一次他回來說:這是我見過最淳樸的地方,這里的農民喜歡背東西,像一些黃芪、土豆、谷子之類的東西,他們都是從山上背回來的,我在很多地方都沒有見過這樣樸實的農民了。

              他還拍了照片給筆者說明他們的生活艱苦:他們在這邊山上種的黃芪,刨出來背下山,跨過河把黃芪背回家。

              不過,在質檢把關中他可是鐵面無私,通過自己的專業知識,對原料、對產品都要認真檢驗,絕不肯圖省事放松絲毫,給企業留下質量隱患。 

              一個好漢三個幫,愿意放棄舒適環境加入陜北扶貧事業的也不止他一人,還有無數的奉獻者正奮斗在這片熱土上,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但他們都有著共同的一個目標,那就是通過發展當地特色產業,讓老百姓的錢袋子鼓起來,腰桿子硬起來。 正是這樣無數個互相扶持鼓勵的個體,擰成了如今帶動黃土高原全面脫貧的強大力量。(張瑜霞)

              上一篇:蒲潔能化熱力中心的“蝙蝠俠”“鋼鐵俠” 下一篇:策馬揚鞭寫春秋——記陜煤集團新時代“三線精神”暨“...
              粉嫩高颜值主播喷水视频_在线无码乱码视频_国产网曝门事件视频在线播放_日本视频网站www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